喜达国际棋牌

11183快递查询网

2017-08-08 13:19:46

字体:标准

  天津港“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系列案件一审宣判 49名责任人获刑

  2016年11月7日至9日,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系列案件陆续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滨海新区法院等9家基层法院开庭审理并作出一审宣判,49名被告人被判处死缓到一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宣判后,各案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瑞海公司董事长于学伟等人以贿赂、欺骗等手段违法取得经营资质和项目建设许可,并于2013年5月20日至2015年8月12日期间,非法储存氰化钠等毒害性物质共计49332.97吨。同时,瑞海公司在没有取得合法经营资质的情况下,非法经营危险化学品,经营数额达人民币4780万余元。由于于学伟等主要负责人在日常经营中违规操作,致使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运抵区于2015年8月12日晚发生爆炸,造成重大人员财产损失,该起事故属于特别重大责任事故,瑞海公司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体责任单位。

  法院判决认定:瑞海公司董事长于学伟构成非法储存危险物质罪、非法经营罪、危险物品肇事罪、行贿罪,予以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被告人于学伟:尊敬的审判长、各位法官检察官,作为瑞海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我对整体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检察机关起诉的四项罪名本人不持异议。我知罪认罪悔罪,我愿意接受法庭对我做出客观公正的判决,且不再上诉,永不上诉,以抚慰那些曾经的受害者。最后借此机会,我想再次对事故中的逝者伤者及其家属广大市民,表示诚挚的谢罪;对给国家造成的重大财产损失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表示谢罪;对给政府和广大部门带来大量艰难复杂的救护工作,表示谢罪。

  法院同时认定,瑞海公司副董事长董社轩、总经理只峰等5人构成非法储存危险物质罪、非法经营罪、危险物品肇事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到十五年有期徒刑不等的刑罚;瑞海公司其他7名直接责任人员分别被判处十年到三年有期徒刑不等的刑罚。

  法院经审理查明,中滨安评公司作为中介及技术服务机构弄虚作假、违法违规进行安全审查、评价和验收,提供虚假证明文件,使得瑞海公司取得危险品经营资质,并在继续经营过程中造成“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的重大人员、财产损失。

  法院认定,中滨安评公司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依法判处罚金二十五万元,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赵伯扬等11名直接责任人员分别被判处四年到一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院经审理查明,天津交通、港口、海关、安监、规划、海事等单位的相关工作部门及具体工作人员,未认真贯彻落实有关法律法规,违法违规进行行政许可和项目审查,存在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失职渎职和受贿问题,最终导致了“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重大人员及财产损失。

  天津交通运输委员会主任武岱等25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分别被以玩忽职守罪或滥用职权罪判处三年到七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李志刚等8人同时犯受贿罪,予以数罪并罚。(央视记者 李文杰 武伟)

资料图:11月4日,北京市出现中度到重度霾,能见度低,建筑物隐身。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9日电(记者 阚枫)经历了几天短暂的蓝天之后,新一轮的雾霾天气将再度出现在北京上空。今天18时,北京拉响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

  告别上一轮污染天气不久,今天白天,雾霾再次到访北京,根据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实时发布的数据,9日17时,北京大部分监测站点的PM2.5数值已经达到五级重度污染。

  9日14时40分,北京市气象台发布霾黄色预警信号,预计当前至10日白天北京大部分地区有中度霾,南部地区局地重度霾,能见度较低。

  几个小时后,18时,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预警称,本市受不利扩散条件影响,污染物积累明显,已达到重度污染水平。

  本月初,北京刚刚遭遇了一轮持续时间较长的重污染过程,当时,京津冀多地空气污染情况严重,多地同步启动了重污染黄色预警。 资料图:11月4日,北京市出现中度到重度霾,能见度低,建筑物隐身。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近年来,可以说每年秋冬季节,都是京津冀地区的污染天气高发季。根据环保部本月初介绍,进入10月份以来,受逆温层、静稳天气等不利气象因素影响,京津冀地区累计已出现3次空气重污染过程,影响范围主要包括京津冀中南部、山东西部和河南北部。

  单就北京来说,进入10月以来,北京已经多次启动重污染预警,其中重污染黄色级别的预警就拉响过4次。

  根据媒体报道,今年9月28日,北京举行第四季度公共安全形势分析会,会上介绍,近10年来空气质量数据显示,北京在第四季度发生空气重污染的平均天数为23天,占总天数的26%。从目前气象条件分析,今年,北京类似于去年同期的重污染频发形势虽然有所缓解,但整体条件仍不利于扩散,再加采暖季燃煤排放增加的影响,发生重污染风险因素依然突出。

  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此前在介绍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根据历史分析,受拉尼娜现象影响,今年冬季出现重污染天气的频率和强度可能偏高。预计开始供暖后,重污染天气应对形势可能更加严峻。但他同时指出,空气污染峰值不会达到去年爆表的程度。(完)

  央广网深圳11月9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重症肌无力,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临床特征表现为骨骼肌无力和易疲劳性,睁不开眼皮,吞不下食物,慢慢地呼吸也会变得困难。数据显示,在我国,重症肌无力的患者人数在65万以上。这种病目前尚不能治愈,但是可以治疗。而溴吡斯的明就是一种缓解重症肌无力症状的药物,由于它价格便宜、药效不错,而被很多患者亲切地称为“小明”。

  深圳市民翟先生的岳父今年被诊断出患重症肌无力,由于这种病目前还无法根治,确诊后一直都是靠一种名叫“嗅匹斯的明”的药物维持生命,可最近,用来救命的特效药无法在市场上买到了,这可把翟先生一家人愁坏了:

  翟先生说:“我在深圳打工,我岳父得了这种病,说这种药买不着。我在深圳看,深圳也买不着。后来我就想办法,发动周围亲戚便宜,结果还是买不着。”

  翟先生说,断药后,他在网上发帖求药。有药贩子联系翟先生,将每盒30多块钱的药,卖到了100多甚至更贵。无法判断药物真假的翟先生,只好将岳父送进医院进行住院治疗。现在打针,一个星期要3、4000块钱。

  记者了解到,溴吡斯的明并不是治疗重症肌无力唯一一种药,只是对绝大多数患者来说这种药性价比最高。最近,国内有很多重症肌无力患者都和翟先生一样,在等待着这种救命药。在一家名叫“药房网”的网站上,原价33块左右的溴吡斯的明,三个药店报出159到280元不等的高价。多家医院、药房表示,目前该药已断货,重新供应时间不详。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药物的普遍断货呢?记者联系该药的国内惟一生产企业——上海中西三维药业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介绍,在今年8月底,公司主动检查到出厂的一个批次的溴吡斯的明片溶出度存在问题,这意味着患者在服用后药效会降低,但是药物的安全性没有问题,因此公司进行了三级召回。据了解,此次召回涉及的范围包括全国约4000家医院、药房,这是导致这次药荒的直接原因。

  公司质量部总监徐贤斌说:“所以很多患者看到,怎么市场上买不到药了,第一反应是想涨价,或者是想不干了。作为国企,我们压根没有想过,我们也知道唯有我们一家在做了,我们也承诺保证绝对不会停产这个药。”

  由于召回事件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许多患者没有准备,用药受到极大的影响。此外,有业内人士介绍,其实,全国很多药厂都具备生产“溴吡斯的明片”的能力,但由于这种药价格低廉、需求量小,无利可图,药厂都先后停产了。

  对此,上海中西三维药业负责人表示,患者们不必担心,因为目前他们已经向市场上大量供货,将会在11月中下旬期间保证溴吡斯的明片药品销售在全国恢复正常状态。同时,公司还将扩大生产规模,现在一个月的生产能力可以供应市场需求两个月的用量,相当于是市场需求的两倍。

  有业内人士建议,在廉价药、特效药生产企业岌岌可危的环境下,有企业愿意承担起社会责任,进行生产已颇为难得,但是政府从管理的角度来说,对于这类具有重要社会效益的特殊药品,也不能完全交给市场去决定,同时要给予生产企业适当的补贴机制,避免市场恐慌。

  央广网保定11月9日消息(记者杜震 河北台记者王谦 杨维峰)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截至今天下午三点半,对坠落枯井的河北省保定市蠡县中孟尝村的6岁男童“聪聪”的救援工作已持续了76个小时,但仍然没有有关“聪聪”生命体征的消息。

  目前,救援工作已经进入最后攻坚阶段,护井壁已经成功安装,有救护车和多名医护人员携带救援物资进入坑底。救援人员正往井底铺木板,医护人员正在做一些必要准备,有救援人员又送下去两捆绳子。

  直隶救援队队长王小东介绍说:“现在施工现场往下挖一米,方圆200米的工作面就整体下降一米。现在才去了一套叫什么呢?护壁管,在方圆3平米的地方处置往下走,往下走11米,从今天早晨4点多方案正式实施。到现在为止,大家反应来说安全性能高、施工质量高,速度非常快。”

  王小东介绍说,目前最后阶段的工作主要是就是人工挖掘和沉降安装套筒,同时,管道脆弱不能盲目破拆,救援人员表示目前要非常谨慎,使用工具截掉某一段,很容易出现破裂,会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此外,破拆也需要一定作业面,必须把土先挖掘开,因此使用多台挖掘机进行救援也是必需的。“挖出一截管,每截管有一个竹芘的连接,用铁丝绑好,把竹芘连接处打掉,把管直接横推,这样的话,以最快的速度推开,推开后不会有一点落土。挖1米5、2米推掉一截管,挖1米5、2米推掉一截管。”

  昨天下午,救援现场坑底出现裂缝后,凌晨3点左右救援方案再次修改,考虑到之前运来的护壁筒带螺纹,提升使用时阻力较大,连夜换成了外壁光滑的护壁筒。今天上午10点半左右,救援现场南侧的挖掘面再次出现一条裂缝,为防止次生灾害发生,在底部参与救援的所有人员撤离出了现场。救援人员立即对险情进行排除,主要是进一步扩大作业面的面积,减轻周边堆积沙土对底部作业现场的压力。到今天中午12点30分左右,险情基本解除,参与救援的施工人员重新进入坑底。

  蓝天救援队队员张燕强说,在排除裂缝险情后,人工挖掘持续进行。“我们现在又下挖了5根管,大概7米左右。它本身就是一口废井,具体数量也不是太准确,挖到底后具体的数才能出来。上午10点多,出现一次小范围的流坊,现在已经处理了。我们停了一次,现在使用的是一种护臂沉降方法,争取把小孩早一个时刻救出来。”

  气温低、事故井口只有30厘米宽、事发地为砂质土壤,这些无疑都增添了救援的难度。尽管如此,孩子掉落枯井后,救援工作从未停止。截止目前,已累计出动救援车辆和工程车辆140多辆(台),参与救援人员达500人次,共挖掘土方20多万立方米。接受社会捐款超过10万人民币,社会各界捐赠食物、生活、药品等物资2400多件,捐助柴油13吨。截止目前,相关部门还没有公布有关孩子生命体征的消息。

  直隶救援队队长王小东说,由于小孩落井时间太长,所以无法判断其生还可能性,只能尽力挖掘,并不断输氧。“雾气特别大,就跟下浓雾一样,用强光手电根本看不见。争取今天晚上挖到孩子落井的既定位置。孩子哪怕还有一点生命体征,都要用最大努力把孩子救回来。”

  中新网乌鲁木齐11月9日电 (记者 孙亭文)未来一周位于新疆北部的塔城北部和阿勒泰将出现持续强降雪,期间局部有暴雪或大暴雪。持续降雪期间,最强降雪时段在10日午后到12日白天,最大积雪深度可达50~60厘米。

  9日,记者从新疆气象局持续强降雪新闻发布会上获悉,自10日至16日,新疆北疆北部将迎来两场强降雪过程,这两场强降雪表现出持续时间长,累积雪量大的特点,加之伴有大风天气,塔城、阿勒泰的局部地区将出现风吹雪,对交通运输、畜牧业、公众生产生活等将造成不利影响。

  据悉,预计11月10日白天至13日白天,受西西伯利亚冷空气底部不断分裂短波的影响,塔城北部、阿勒泰将出现持续性降雪过程。其中,塔额盆地、阿勒泰大部地区有大雪,局部有暴雪或大暴雪,同时部分地区伴有5级左右西北风,风口风力7~8级。塔城北部、阿勒泰累积降雪量15~30毫米,塔额盆地、阿勒泰北部等大部地区可达45~60毫米。最强降雪时段在10日午后到12日白天,最大积雪深度可达50~60厘米。

  第二轮强降雪接踵而至,而且降雪范围更广。预计,受西西伯利亚冷空气东移南下的影响,14日至16日,伊犁河谷、塔城、阿勒泰、天山山区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雪,局部暴雪,上述部分地区有4~5级西北风,北疆、东疆风口风力8级左右,气温下降8℃左右。

  新华社呼和浩特11月9日电 题:“危机四伏”的迁徙路——多地候鸟频遭非法捕杀调查

  新华社记者达日罕、于嘉

  内蒙古有数百只天鹅被捕杀、黑龙江有23只候鸟疑遭投毒死亡、津冀交界处发现万米捕鸟网……近期接连曝出迁徙中的候鸟遭不法之徒的捕杀,引发社会广泛的关注。人们不禁要问,为何国家明令禁止,偷猎滥捕行却屡禁不止?

  针对近期猖獗的乱捕滥猎候鸟违法行为,公安、林业、交通等部门联合开展严厉打击乱捕滥猎和非法经营候鸟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活动,释放出国家重拳整治非法猎杀候鸟等违法行为的信号。

  候鸟迁徙路上频遭乱捕滥杀

  今年10月下旬,发生在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的猎杀候鸟案件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随后,当地政府发布消息称,已累计发现小天鹅和绿头鸭死体共259只,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调查认定该案系人为偷猎投药所致。

  无独有偶,今年3月,黑龙江省宝清东升自然保护区外围区域发现23只候鸟疑似遭投毒死亡。此前,津冀交界处还发现万米捕鸟网,导致许多途经此地的候鸟被猎杀。

  今年9月,河北唐山森林公安部门捣毁一贩鸟窝点,执法部门在一养殖场内发现了51排8层高的鸟笼,囚放着包括黄胸鹀、黄眉鹀、栗鹀、朱雀等共计3.6万多只候鸟。

  针对猖獗的乱捕滥猎现象,国家林业局10月18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40天的“清网行动”。随后,国家林业局、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工商总局等七部门11月初联合下发紧急通知,严厉打击乱捕滥猎滥食和非法经营候鸟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活动。

  国家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在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重点区域与地方政府签订保护责任状,设定目标,明细责任,并对落实不到位、行动不力的,将进行约谈或曝光;严查行动过程中失职、渎职行为。

  乱捕屡禁不止的背后“黑手”

  候鸟迁徙季节性强,多数候鸟迁徙时间和路线都相对固定,这给非法捕猎者以可乘之机。虽然不少地方都在加大执法力度,但野生候鸟交易背后的巨大利益驱使一只只“黑手”伸向它们。

  “非法买卖源于市场需求,各地的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城乡接合部的野味餐厅等都成为偷猎行为背后的巨大经济载体。”河北唐山的护鸟人田志伟对记者说,像猎杀的大雁、野鸭、天鹅等鸟类大部分被端上餐桌,而一些像猛禽类鸟类会被做成标本。

  此外,猎杀候鸟的行为屡禁不止,也反映出一些政府部门执法不力,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不到位。有专家表示,一些地方执法部门责任意识不强,如认为保护野生候鸟是林业部门的职责,其实还应是公安、交通运输、工商等部门共同的责任。

  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周海翔认为,按照法律规定,无论是设置捕鸟网,还是下捕鸟的夹子,没有捕到猎物就没有办法判刑,这很不合理。而在市场上,工商部门会说野生动物保护归林业部门管不归我们管。但是林业部门没有管理市场的权力,他们只能在偷猎环节抓获犯罪嫌疑人。

  有业内人士分析说,这些猖獗的猎捕候鸟行为背后,存在着非法销售、运输、滥食野生动物的巨大黑色利益链。据记者调查,一些地方非法捕杀的候鸟收购价格一只大约15元,转售到市场上大约是30元,而再到餐桌上变成食客的食物可能就要100多元。此外标本市场和鸟市的价格就远远高于这个数目了。高额的利润让很多人铤而走险。

  保护候鸟需多方协同齐抓共管

  有业内人士表示,保护候鸟既需要依靠强化执法力度、完善相关法律规,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与支持。

责任编辑:11183快递查询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